高校去行政化改革yd20113

   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北大的综合改革正稳步推进,效果开始逐步显现。在人事改革方面,北大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,并采用聘用方式,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,加强人员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 (1110日新华社报道)

   关于高校行政化的弊端我们能说的有很多:从政府层面来说,由于掌握高校的办学权、管理权、经济权和考评权。导致政府机构庞大、官员过多,既增加了政府负担,也增加了学校负担和麻烦。

    再从高校内部来说,过度的行政化直接导致高校内部行政机构过多,行政干部多,官气重,官本位渗透学术领域,有些校、院领导学术水平并不高,依靠行政特权,做了学科带头人、研究生导师、项目负责人,而真正有学术水平的教授、专家则靠边站。而有些有级别、有职称的“编内人员”。因为工作稳定,在教育教学工作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,将人才培养的使命转为日常的工作应付。与此同时,这些人可能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级别和职称之上。以追求更多的“稳定收益”。

    除此之外。高校的过度行政化还会导致大学成为上级行政机关的附属部门,机关设置都是与上级对应的,内部实行行政化管理.从招生、专业设置、教学内容、培养方式都是统一管理、一个模式。上级部门对学校的考核、评估是统一标准、千校一面。而学校为应付上级的考核、评估。对学院和系也是统一标准、统一模式。这样统一的管理模式,自然会扼杀了学校的个性。扼杀了学科、专业的个性,也扼杀了学生的个性,难以办出有特色的大学、培养出有个性的学生。

    正因为高校行政化有如此之多的弊端,所以我们才会对北大的去行政化改革抱有极大的期待。

青岛早报2016-11-11/2  赵亚麟